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大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19:37:0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大白癜风医院,北京看白癜风哪间医院权威,湖南白癜风早期病因,浙江怎么治疗白癜风,从化白癜风医院,烟台白癜风专科医院,河北如何治好白癜风

原标题:跳出来看,回望生活

刘雨潇

又是一个遍地都是旅行人的日子。翻开《旅行人信札》的时候,我刚刚穿越了人头攒动的北京南站,坐在吵吵嚷嚷的京津城际列车上。

《旅行人信札》是陈嘉映先生独自在外旅行时候的书信集。当时是1981年,那一年陈嘉映29岁,无论是对于国家还是对于个人,这都是一个青春焕发的时候。陈嘉映自北京西去,到了西安后转为南下,经过四川、贵州,一路到了广西,又转向东,经广东、福建,沿海北上,游览江浙、黄山、庐山等地,继而向北到达青岛,最后回到北京。这一路走来,他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,写下了25封书信,多是写给家人的,也有写给朋友的。

现在我们恐怕再难找到整整两个月的空闲去做这一番游历了,所以在读这本书的时候,我不时生发出歆羡之感。即便是有两个月的空闲,生活的压力和对未来的担忧也难以让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旅行之中。而即便是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旅行之中,现在的名山大川,别来无恙否?

不少人节假日出行后都累得很,哪里都是游客,处处都是喧哗与嘈杂。商业化的大潮之下,江山胜地也很难不沾染功利色彩。当然,这样的现象在陈嘉映的旅行中也不是没有。他就曾描述过当时汕头的走私的商贩:“从车站到旅店百步之遥,就被拦住三次,你不理,他拉住你:‘不买也得看看吧!’”遇到这样的推销,他也是避之不及。不仅如此,陈嘉映和我们一样,也会在旅游时吐槽,他吐槽华清池是一个脏乱的大浴缸便让人忍俊不禁。他那句“如今游客多的地方,动辄要票、要钱”也是让人感同身受。我们原是一样,都希望在旅途中寻得一片寂静和安然,但往往我们找到的,依旧是一路的苦辣酸甜和人生百态。

人间百态还包括和陈嘉映相遇的一个个人,他们是陌生人,却在某一个时间和地点与他有了交集,于是被记入了他的回忆中,构成了旅途中的种种滋味。漂亮文气的杭州姑娘、大方洋气的上海人、朴实的鬻粥姑娘、雁荡山中热情善良的村民,当然也有蛮不讲理的路人、脚臭熏天的火车邻铺旅客、看上去像是刁民的青年男女,这些人出现在他的旅途中,又何尝不曾出现在我们的旅途中,甚至是我们生活的每一天里。这般百态,方是人生。

旅途中的人情味最是值得留恋,不仅是一次次崭新的相遇,还有时不时与远方亲朋分享美景的愿望。每逢节假日,我都会在微信朋友圈中游遍祖国大好河山。看陈嘉映一路走来这25封长长的书信,我禁不住想,若是他在我的朋友圈中,我岂不是要每天被他刷屏?六七年前,有一次在火车上听人抱怨说有的人出去玩只会拿着相机逢景拍照,压根不仔细品味风光本身。当时颇以为然,直到后来自己也开始摆弄相机,才觉得人人各有自己的玩法,何苦苛责。现在想想,或许只是当时拍照不方便才会有人这样抱怨,如今几乎人人都可以用手机拍照,随时上传,想必当时抱怨的那些人,现在在旅途中也未尝不拍照留影吧。

不过我估计陈嘉映当时是没有带相机的,所以他把他一路所有的见闻和牵念都放在了文字之中:“桂林的主要商业街中山路,直到九点仍灯火通明,顾客不绝。在街上闲逛,闷闷不乐,一种举目无亲的感觉,比不了当年咱俩在这儿大闹市委的风光了。”“到了杭州,就跟在北京边上似的,一高兴,明天就在峨嵋酒家喝上了。大可不必担心我的身体。”“你一人在家,肯定会遇到不少困难。但最要紧的还是保持健康,发了病就一定不要去上班。……万里之隔,爱莫能助,只有遥祝你尽力自己把生活承担起来。”

生活就像我所在的这般城际列车一样飞驰向前,再像30多年前的陈嘉映这样用两个多月去旅行,对于一些文艺青年或许是可能的,但对于大多数为生活奔波的人们来说,不免太过奢侈。在满满当当的生活之中挤时间出去旅行实属不易,就算有,它也是仓促的。

但仓促,就一定不好吗?就如陈嘉映所说:“天下的美色,虽不得尽览,难免愿意多看到一点。二三流的书籍,虽不值得细品,稍加浏览,也可广所识。”去年下半年,我恰在欧洲,和朋友约着去德国游玩。由于时间仓促,留给柏林只有一天时间,于是我们两个人不到7点出门,一路暴走,赶场子似的在景点中奔波,但即便仓促如此,我依然记得那天犹太人纪念碑冰冷的石块沐浴着温暖的朝阳,记得走在勃兰登堡门时脑海中回荡着的《勃兰登堡协奏曲》,记得国会大厦凛冽的寒风和飘荡在日光中的国旗。是匆忙了些,但总有一些风景,会留在心底。

我们在节假日出去旅游,其中一个目的便是远离我们现有的生活状态,去远方的风景中寻找人生的另一个侧面,去看看高山的样子,听听江河的声音,或是去另一个城市,触摸一段不熟悉的文化风情。当然,我们很难在短短几天的小假期里有什么深刻的见闻或是心得,就像小时候,我最喜欢的是旅游,可最害怕的,则是旅游之后父母会让我写一篇游记。每每写游记的时候,笔管便变得异常枯涩,半天也写不出几个字来。走马观花似的旅行,哪里就会有什么深邃的体悟呢?就像是现在,周围朋友但凡有节假日出去旅行的,听到最多的声音无非是人多拥挤和路上堵车,加之时间紧张,来不及细心观赏。我自己也是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对每次出行的评价都会先从“这里人多不多、车堵不堵、天气怎么样”入手,是旅途的心情,而不是风景本身。目的地本身的优劣美丑已经不那么重要,只要人少舒服,我都会觉得满足,再不济也能算得上是差强人意。对旅行没什么感受,我所要的,只是远离我现有的生活,远离终日案牍劳形,能够静心走上一段不一样的路,看上一段不一样的风景,便觉得足矣,这种满足无关景色本身,更不是“江山留胜迹”的感慨。陈嘉映在游记中感慨旅行中人的慵懒:“旅行时真懒,最多读几句诗文,难得拿起英文来。”大概这种慵懒来自于人在旅途时内心深处对日常生活的拒绝。日常的工作让我们投身于世俗生活,而旅行这一行为本身,就是对世俗生活中纷纷细琐的远离。

生活往往需要时不时地进进出出走走停停才能有所体悟。正如陈嘉映在行走至庐山时所做的那一番哲思:“只有离开一段距离才可得观其全貌,得观其外部的轮廓。但这个全貌就是庐山的真面目吗?我们必须曾在此山之中,勘踏过其中的草径,漱饮过其中的溪流,抚摸过其中的石和树,我们必须曾活在那里,才能真正看到,才能从外形看到实质。看,跳出来看,是一种回忆。惟曾在者能看。”或许正是如此,当我们走马观花一样走过一个个景点时,我们更多联想到的,依然是自己的日常生活,以及和日常生活相关的方方面面、角角落落。

就像陈嘉映的这本游记,出行的时候以一句“华北平原真单调”而踏上征途,但在游历一番之后,“单调”的牢骚已经变成了对新生活的憧憬——“不朽的京城正红日初升!”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黑龙江白癜风专家